学生“三点半”放学难倒家长 这60所学校出手解决

[摘要]2018年春季新学期,大兴区在大兴新城直属地区的60所小学和幼儿园全面试行低龄学生、幼儿“课后延时服务”,将在大兴区99所小学和幼儿园中推广。

学生“三点半”放学难倒家长 这60所学校出手解决
昨天下午放学后,大兴区第八小学的学生被集中在“临时班”内,由老师统一管理。

大兴解决“三点半”难题 推行课后延时

60所小学和幼儿园给予免费集中看护,看护时间至晚六点半;9月将推广至全区99所小学和幼儿园

孩子放学无人接管的“三点半”难题一直令很多家长头疼。2018年春季新学期,大兴区在大兴新城直属地区的60所小学和幼儿园全面试行低龄学生、幼儿“课后延时服务”,为不能按时被家长接走的低龄儿童给予免费的集中看护,看护时间直至晚上6点半。今年9月,此项服务将在大兴区99所小学和幼儿园中推广。

已在3所小学、3所幼儿园试点开展

孩子三点半放学,而家长的下班时间多在下午5点以后,无法按时接孩子一直是双职工家庭头疼的问题。为解决这一难题,大兴区首推“课后延时服务”,在公办学校一至四年级学生和幼儿园在园幼儿中开展。服务为免费提供,家长自愿选择。

据了解,“课后延时服务”前期已经在大兴八小、大兴六小、北京小学翡翠城分校3所小学以及大兴一幼、大兴五幼、大兴十一幼3所幼儿园进行了试点。在试点过程中,几所学校、幼儿园根据学生、家长的需求,安排教师对不能正点被家长接走的孩子进行看护。每天放学后,这些来自不同班级的孩子们都组成20人左右的“临时班”,在老师的管理下,或是看书、写作业,或是休息,而家长则可以随到随接。

据统计,在开展“课后延时服务”的20天中累计服务儿童400多人次,受到家长们欢迎。

延时时段不会教授新知识、新技能

2018年春季开学后,在前期试点的基础上,大兴区教委会同相关部门研究制定了《关于大兴区小学、幼儿园开展低龄学生、幼儿“课后延时服务”工作的实施意见》,进一步明确了“课后延时服务”工作的相关要求。

《意见》同时确定了服务学生群体,为确因工作原因、实际困难,不能按时接走的小学一至四年级学生和在园幼儿。此外,始终坚持家长自愿、学生自愿、服务教师自愿的原则,不教授新知识、新技能。

从今年春季新学期开始,大兴区“课后延时服务”在试点成功的基础上,正式在新城直属地区的60所小学和幼儿园进行全面试行,覆盖了大兴新城所有的公办小学和幼儿园。今年9月,此项服务还将在大兴区99所小学和幼儿园中推广。

大兴区教委相关负责人介绍,有服务需求的家长,需要提前向学校提出申请,学校根据申请安排教师。不同班级的学生将组成规模不超过20人的“临时班”,由两名教师管理。三个小时的时间里,教师会将学生聚拢到固定场所,带领学生看书、完成作业。家长采取随来随接的方式,在六点半前将孩子接走。

据大兴区教委相关负责人介绍,对于参与“课后延时服务”工作的教师,大兴区政府将通过区财政对其给予一定数量的经济补贴。

■ 现场

课后延时服务老师签字交接

昨天下午三点半,记者来到了大兴区第八小学,虽然已经过了学校放学时间,但在教室里,20几名学生在李峰老师的带领下,安安静静地写着作业。

“以前,孩子因为家长没能及时接走,大冷天里等着,看到他们满脸焦急,我心里也很不是滋味。”李峰老师说,现在不能被及时接走的学生们放学后,可以在教师的看护下读书、写作业,“我们辛苦点,但很欣慰。”

大兴八小校长李曙东表示,为了做好“课后延时服务”,大兴区第八小学实现了学生交接“无缝衔接”。班主任把不能及时回家的学生带到延时服务教室与值班老师签字交接。同时,保安负责接待家长,指引家长到教室接孩子,家长孩子互相确认后,才能离开校园。

大兴八小推出“课后延时服务”后,及时解决了一些家长接送不便的难题。家长李女士说,“我们是典型的双职工家庭,工作都很忙,下班没准点。”李女士说,自从有了“课后延时服务”,她再也不为接孩子发愁了。

校长李曙东介绍,上周,大兴八小的课后延时服务从试点变为正式实施。“现在家长正在申请报名,我们也在进行审核,初步已经有90多人报名,占1至4年级学生数量的10%以上。”

■ 观点

“三点半”难题不能全靠学校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认为,“三点半”后的学生看护问题不能完全依赖学校,家长和社会也必须承担起一部分责任。“之所以有很多人倾向于学校看护,是由于他们在观念上进入一个误区,认为孩子只能在学校和家庭两点一线的空间里生活。”

他认为,处在小学生阶段的孩子对外界事物最为敏感,需要机会去感受自然、接触社会。对于必须由学校进行看护的低学段儿童,可以在课后时段内由学校开设特色课程,引导孩子亲近自然,了解社会。而年龄较长的小学生就应该放手让孩子自主行动,选择参与甚至设计自己的活动,要给孩子更多的信任、时间、空间。

同时,储朝晖也指出,学校对学生在校期间有看护的责任,但不能损失学校的教学功能,尤其是不能在难以保障教师备课、休息的情况下,延长学校对学生的看护时间。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杨东平表示,解决好“三点半”问题,一是要落实学校自主权,让学校自己决定怎么做,用多种方式满足家长的实际需求;二是要解放思想,打破在经费使用上的清规戒律,激励学校把为家长分忧的课后服务做好。

■ 背景

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多种模式解决“三点半”难题

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表示,将通过多种模式解决小学生“三点半”放学给家长接孩子造成的难题。而对于伴随“三点半难题”出现的校外托管班乱象,陈宝生表示,将加强相关立法予以治理和解决。此外,还要加强督促,使好的意见、建议和各地好的做法切实得到贯彻落实。

陈宝生说,“三点半现象”是中国经济社会发展、中国教育发展特定阶段的产物。他表示,针对“三点半难题”,2017年2月,教育部就印发了《关于做好中小学生课后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要求各地充分发挥中小学校主渠道作用,通过“政府购买服务”、“财政补贴”等方式不断完善经费保障机制,按照学生家长自愿原则,普遍开展中小学生课后服务工作。

据陈宝生透露,在全国范围内,已有25个省份发布了符合各自实际的政策措施。

在“校后服务”的内容中,除了大兴区正在推行的课后延时服务外,作为解决“三点半”难题的另一种途径,其实从2014年1月开始,北京市就在着手推行全市中小学生课外活动计划,明确要求各中小学在星期一至星期五下午放学后的3点半至5点这段时间安排课外活动。按照计划,教育部门将采取政府购买服务方式,每年投入5亿元用于中小学生课外体育、文艺、科普社团活动,由财政部门按照学生人数给予补贴。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裴剑飞

本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浦峰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责任编辑:p_dxueli]